大观天文社2018届社长
当我没来过

关于

我实在不知道被父母骂为连畜牲都不如该要怎么处理情绪,只好把它压下去,只在它挣扎出一点火花的时候感到一丝无奈。我也不想再为自己辩驳什么了……你们说我高三就会演戏也好,不会感恩也罢,都随你们说了…没关系…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我谁也不恨…谁也不讨厌…大概也谁也不在乎了吧……看到别人秀恩爱还是会产生奇怪的感觉但是再没有想要谈恋爱的欲望了吧……如此平静,就是我自我保护的代价

没有关系的,要不了几个月我的自愈系统就会治好我自己,把那块关住悲伤的铁板钉的牢靠…一切都会过去的

没有关系…就这样下去吧……只有如此…才能消失的不着痕迹

评论
热度(1)

© 阿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