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天文社2018届社长
当我没来过

关于

ap:我恨您
AP:不您的精力无法产生如此强烈的感受
ap:那我无视您
AP:您真的能无视我吗?您无视谁呢,您又是谁呢,这件事又能怎么样呢
ap:我不知道,可是我很难过
AP:难过又是什么?您的情绪有意义吗?您在此所谓难过又有谁关心呢?您的难过是为难过而难过吗?您是为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吗?省省吧
ap:不我只是难过
AP:所以您为什么要告诉我呢?有意义吗?有人关心吗?
ap:意义是什么,真的很重要吗?
AP:愚蠢的问题,就好比我问您是谁,您达不上来,因为这没有意义您提问题也同样没有意义,不过有人以此来区别人和动物然而这实在愚蠢,人类总是自以为是,自以为高贵
ap:人类建立意义是为了宽慰自己的心吧
AP:这有意义吗?为了什么?为了所谓“笑着活下去”?然而这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ap:那我为什么还活着
AP:我不知道

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评论
热度(1)

© 阿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