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天文社2018届社长
当我没来过

关于

脱离社团脱的很不顺利
情绪太多了
崩溃数次

舍不得啊

还是无法构建自己的价值
从思念和被需要里疯狂的找存在感

家里人突然少了
还没反应过来就冷清的不像话了
不敢想,都是难过

彻骨的恐惧
your life just one more lie

12个火罐*每个火罐18下梅花针*每个梅花针7个针眼=1512
这么算来还是疼的
疼就是活着疼就是存在

太无力,太依赖

该学习了

评论

© 阿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