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天文社2018届社长
当我没来过

关于

沉迷黑白灰

曾经我也是一个疯狂的爱着张扬的热烈的红色和金色的人啊……
曾是那么急切的想要抓住世界的色彩…
最后啊…

不过…没有光
任何颜色都毫无意义

评论

© 阿璞 | Powered by LOFTER